张殿军因男女关系争风吃醋持枪杀人后举家出逃,是托尼最开心的时候

图片 1

张殿军因男女关系争风吃醋持枪杀人后举家出逃,是托尼最开心的时候

| 0 comments

图片 1

张殿军因男女关系争风吃醋持枪杀人后举家出逃,全家人漂白身份改名换姓15载,在异地他乡苦苦躲避抓捕。为寻找这个异常警觉,狡猾的“老狐狸”,大兴安岭地区新林区公安局民警深入十余个省市,行程数万公里,终于在今年8月26日将潜逃15年的持枪杀人逃犯张殿军及涉嫌包庇的其妻焦某抓获。9月1日中午,二人从天津被押解回新林。

流浪者坐在台阶上吃着“黄河慈善厨房”提供的饭食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团结

案发:争风吃醋 持枪杀人

给流浪者送上包子稀饭或者菜汤时,是托尼最开心的时候

1997年8月14日凌晨1时许,新林区塔尔根镇铁东街居民王涛(化名)家的柈子垛出现了一个黑影,此时屋内的王涛正在和婚外情人李岩(化名)约会。就在李岩约会之后,刚走出王涛家的一刹那,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夜空,李岩被人用单筒猎枪打死了。

街头的流浪者有病或者有困难时,托尼会主动询问并想法给予帮助

案发后,民警通过大量走访,李岩的另一个婚外情人张殿军有重大作案嫌疑。作案后的张殿军犹如惊弓之鸟,他连夜离开塔尔根,沿着铁路线徒步11公里到达塔河县,又在塔河租车赶往120公里外的韩家园林业局。一刻都不敢停下来的张殿军又在韩家园林业局重新租了一辆车,赶往110公里外的呼玛县,坐客车到达齐齐哈尔,又转火车逃往郑州。

爱心人士捐赠的衣服等堆了满满一屋子,托尼他们定期发放

与此同时,张殿军跟妻子谎称,他和朋友在郑州做生意,让妻子焦某带着女儿赶紧赶到郑州。当妻子女儿匆匆赶到郑州后,张殿军向妻子坦白了一切,承认因男女关系争风吃醋,他一时冲动打死了李岩。

托尼有100件印着“黄河慈善厨房”字样的文化衫。每次他都穿着这样的衣服出门在西安的许多流浪汉都知道,每周逢一三五下午6时,在西安市五星街的一间简易房内,都能从一个叫托尼的英国男子手中,领走一份免费晚餐——几个包子和一碗稀饭。

惊魂未定的一家人很快又从郑州逃往了天津,开始了漫长的逃亡生涯。为了生存,张殿军蹬过三轮车,卖过水果。这其间,张殿军为自己和家人几次更名。

多数人无法理解,这个英国人为什么会卖掉老家3家公司、一处庄园及两辆跑车,来到西安给那些流浪汉发包子,一做就是7年。

线索:银行交易记录暴露行踪

几个热包子,给身处都市的流浪汉带来果腹感的同时,他们中一些人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

案情重大,新林区公安局于1997年案发后迅速成立专案组,一场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迂回曲折的战斗打响了。民警们兵分几路调查走访,但嫌疑人犹如从人间蒸发了一般,了无踪迹,案件没有了新的线索。

“为什么要给我们包子”

1999年至2000年,民警终于查到张殿军大哥张某某的点滴信息。民警们很快赶赴河北沧州、天津等地,但工作月余,还是没能找到张殿军的大哥。听说张殿军的两个弟弟在杭州做生意,2004年4月,民警到天津、沧州、杭州等地展开调查。工作一个多月,还是没有发现张殿军的任何蛛丝马迹。

张殿军因男女关系争风吃醋持枪杀人后举家出逃,是托尼最开心的时候。流浪汉们一开始对他并不信任,渐渐熟了,来领包子的人也多了

嫌疑人究竟去了哪里?案件陷入僵局。2011年7月,警方重新梳理了张殿军的亲属关系,了解到其落脚点可能在河北沧州,一个明确的目的地终于出现了。两名民警在沧州没有取暖设备的户籍室里,一页页查找户籍资料。查到第7天时,民警眼前一亮,张殿军大哥的户籍出现了。他的户口挂靠在韩某某户口上,同时落入韩某某家户口上的还有张殿军的大嫂、侄女以及一个叫“王静”的女子。“王静”的出现令民警为之一振,这个“王静”会是谁呢?她和张殿军有没有什么关系?经新林民警几百遍仔细辨认过后,民警们认定这个“王静”就是张殿军的女儿。

托尼回忆,7年前他刚到西安,准备短暂停留,然后前往印度继续他的慈善。路边,他遇见一名女流浪者,对方向他要钱,他没给。托尼想请她吃饭,被拒绝。

2012年8月1日,新林区公安局民警再次来到沧州。他们在沧州市教育局、房管局、民政局、各大银行等部门一页页一行行查找,终于发现了“王静”的银行交易记录,顺藤摸瓜,发现一个叫“王晓丽”的女子和“王静”来往极为密切,这个“王晓丽”正是“王静”的母亲——张殿军的妻子焦某,她的落脚点在天津。

托尼决定帮助这些流浪汉。他买了些包子,准备送给流浪汉,两名澳大利亚朋友觉得很有意思,又叫来两名中国朋友,5个人开始给流浪汉发包子。

落网:全家都已“漂白”身份

“为什么要给我们包子”、“你们有什么目的”……一连串疑问背后,托尼发现,流浪汉们对他并不信任。虽然困难重重,但托尼仍决定留在西安,每周用一天时间继续这项活动。

经侦查,警方确定了张殿军在天津西青区津涞公路杨楼村中发里小区居住。8月26日,警方准备实施抓捕。下午1时许,民警叫开房门冲进房间,但眼前的张殿军跟民警手中掌握的相貌出入极大。原来,逃跑多年,张殿军的体重已由180斤瘦至140斤,头发稀疏,外貌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警方实施抓捕时,张殿军的妻子焦某正在午睡,侦查员喊了一声“焦某”,张殿军听到妻子的名字,一下子就崩溃了,连声说:“完了,完了,我服了。”焦某因涉嫌包庇也被民警控制。

几个月后,流浪汉们渐渐和他熟了,来领包子的人由最初的几人到几十人,更有一些年轻人也加入到发包子的队伍中。

据张殿军交代,潜逃到郑州后,他就改名为“李勇财”,其妻也更名为“王晓丽”,其女儿更名“王静”、“李春燕”,一家四口很快从郑州逃至天津,以贩卖水果为生。逃亡的日子里,张殿军极其警觉,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身后如果有人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千万不能回头,“张殿军”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叫“李勇财”。一家人相互间的称谓也从不叫彼此的名字,妻子称他为“老公”,他叫妻子“大宝子”,他们管孩子叫“宝驴子”。为更深地藏匿,张殿军又更名“贾洪围”。他们夫妻在外面小心度日,隐姓埋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被抓后,张殿军感慨,自己最对不起妻子:“她跟我出逃时才二十几岁,这些年跟着我一直担惊受怕,苦不堪言,还拉扯两个年幼的孩子,真是不容易,我一时冲动毁了两个家庭,现在追悔莫及。”

不去鉴别流浪汉是真是假

托尼说“瑕不掩瑜”,现实中毕竟大部分流浪汉是真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