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尔克孜族人一般将一只鹰人工驯养5—7年,体内递送过程中血浆蛋白吸附在靶向脂质体药物表面形成蛋白冠

柯尔克孜族人一般将一只鹰人工驯养5—7年,体内递送过程中血浆蛋白吸附在靶向脂质体药物表面形成蛋白冠

| 0 comments

靶向脂质体药物的相关研究在过去近40年时间内十分活跃,但至今仍未实现临床转化。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体内递送过程中血浆蛋白吸附在靶向脂质体药物表面形成蛋白冠,较大程度上影响靶向分子的生物活性,并可能影响药物的生物分布,加剧毒副作用。靶向脂质体药物的临床转化或需从源头设计调整思路。

柯尔克孜族人一般将一只鹰人工驯养5—7年,体内递送过程中血浆蛋白吸附在靶向脂质体药物表面形成蛋白冠。人们驯服凶猛的雄鹰为自己捕猎,一只好的猎鹰可以养活一家人。柯尔克孜族人世代与鹰为伴,放牧为生。在漫长的岁月里,勇敢智慧的柯尔克孜族人民,通过驯服雄鹰来帮自己捕猎。

这一脑靶向递药策略突破传统设计思路,主动利用血浆中功能性蛋白,克服传统脑靶向脂质体药物的多种缺陷,且安全性高,具有较好的临床转化前景,研究成果已申请相关国际专利。这一递送策略在人血中具有类似的功能,且可应用在脂质体以外的纳米递药系统上。

光明网讯
柯尔克孜族的聚居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合奇县,被称为“猎鹰之乡”。驯鹰习俗是柯尔克孜族在千百年来的生活中形成的独特习俗。

新华社上海8月11日电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占昌友研究员、张醉博士后等组成的团队设计了一种新颖的脑靶向脂质体药物,血液循环过程中可精准“钓”取内源性载脂蛋白并维持生物活性,实现高效的脑靶向药物递送。相关成果近日在线发表于《自然·通讯》。

驯鹰有五个步骤,打鹰、熬鹰、养鹰、驯鹰、放鹰。柯尔克孜族人一般将一只鹰人工驯养5—7年,而后必须放归大自然,让其繁衍后代。

脂质体是当前临床应用最为广泛的一类纳米药物载体。靶向脂质体药物是将脂质体表面修饰上功能性分子,以期突破药物递送过程中的生理屏障,如血脑屏障、血眼屏障和生物膜屏障等,实现药物在靶部位的蓄积,从而提高疗效并降低毒副作用。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