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位于珠海斗门黄杨河畔的

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位于珠海斗门黄杨河畔的

| 0 comments

图片 1

  来过珠海斗门井岸城区的人,可能对位于黄杨河畔的烂尾楼印象深刻,它有一个名字叫“深珠皇家花园”。这个听起来高大上的“皇家花园”,却是很多人的伤心地,当年不少斗门人购买了这个楼盘的单元与铺位,未曾想竟然烂尾24年之久。如今,这个被当地人戏称斗门“第一烂尾楼”正式开拆,原址将规划建设一个现代商住小区。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有向你的老师送上节日祝福吗?

  烂尾24年堆满废品垃圾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德行、智慧、情怀、魅力等,无不对学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但你真的了解教师吗?有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吗?

  伴随着机器的阵阵轰鸣声,位于珠海斗门黄杨河畔的“深珠皇家花园”正式开拆,这个屹立在井岸城区24年之久的烂尾楼,终于盼来盘活新生。

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位于珠海斗门黄杨河畔的。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让他们讲述日常教学点滴,以及对于教师、教育的观察、思考。希望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引发人们对于好老师、好教育的深刻思考,也向每一位辛勤付出、默默奉献的老师送去节日祝福。

  “深珠皇家花园”地块位于斗门区井岸镇江湾一路南侧、西提南路西侧。开拆前,记者实地走访了“深珠皇家花园”。从外面看“烂尾楼”长满了青苔,周边空地变成了停车场,而楼下中通的空地已成了垃圾收购点,堆满了各种废品。走上二楼,看见走廊里污水横流,部分房间还遗有流浪人员居住的痕迹。房间没有门窗,墙上画满了各种图案写满了大字。

张怡

  “晚上没人敢上楼,楼下就成为烧烤场,不少人会来楼下消夜。”长期居住在附近的市民黄先生告诉记者,“烂尾楼”已存在斗门井岸城区20多年,影响城市形象。“项目就在井岸城区,毗邻黄杨河畔,是个‘黄金地段’,不知道这么多年,政府为啥不开发。”

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智力障碍教育教学部生活数学老师,目前担任二年级的辅管班主任,兼任学校生活数学教材编写组副组长。

  这么好的地段为何会烂尾?知情人士透露,项目烂尾于1995年,至今已经有24个年头,导致烂尾有两大原因——发现基础问题停工、原开发商因债务问题无法恢复建设。

从教以来,获全国第三届特殊教育学校信息技术综合能力大赛总分第一名等多个奖项。2019年,获得深圳市直属学校“年度教师”提名奖。

  珠海斗门区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推动该项目的更新,但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多、涉及物权主体、债权主体也多,故而推进过程一波三折。

2004年,还是陕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大四学生的张怡,在一次社会实践活动中,跟随老师和同学们走进了西安福利院。在这里,她见到了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的眼睛特别纯真、干净,我很想帮助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给他们启迪。”毕业后,张怡来到了深圳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工作。怀着对特殊教育的热忱,一干就是15年。

  公示盘活2年多未见动静

初见▶▶新手老师第一堂课遇多重挑战

  2016年12月,珠海住建局网站公布《斗门皇家花园“烂尾楼”项目规划方案规划批前公示》显示,斗门皇家花园项目原产权用地面积为18046㎡,原报建面积为42719㎡,建筑功能为商住。

张怡的第一堂课是一年级生活数学课,教学目标是教会学生认识数字“1”。她带着准备好的数字卡片和小棒,信心满满地走进教室。没想到一节课过去了,没有一个孩子能学会认数字“1”。“孩子们和我没有任何眼神交流,提的问题就像石头被抛进了泥潭,没有回音。”这样的课堂让张怡感受到了挫败感。

  公示内容显示:项目烂尾后,造成使用功能混乱,建筑形态、色彩零乱;人流、交通杂乱无序,周边区域环境恶化,形成严重的脏、乱、差,严重损害斗门区城市形象和使用功能。因此,为充分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集约节约用地,现对该“烂尾楼”项目盘活改造,目前斗门深珠皇家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实施拆除重建,项目盘活改造后,将提升黄杨河城市景观风貌。规划用地面积6282.3㎡作为城市道路用地,产权无偿移交属地政府。

认数字、比较大小、从1数到10……这些正常孩子通过训练能完成的教学任务,对这群特殊的孩子来说其实并不容易。张怡介绍,中度智力障碍的孩子,幼儿期即显现出严重的智力和适应行为障碍,难于掌握学习最基本的读、写、算技能,感知觉、记忆、思维、注意力等心理过程存在缺陷。

  “烂尾楼”即将迎来盘活改造,这则公示让斗门市民吃了“定心丸”,不少受访市民对此热盼。但在公示过后,市民却发现,2年多来仍未见动静。

“20以内加减法运算,在普通小学是一年级的教学内容,但对我们中高年级的智力障碍学生来说,能正确地掌握已经很厉害了。由于智力障碍学生以具体形象思维为主,逻辑思维能力弱,对生活数学的学习普遍感到吃力。”张怡举例称,比如按数取物——从篮子里拿3个糖果来代表数字‘3’,边拿边数,对有些学生来说还是很困难,“这个星期学过的生活数学知识,学生容易遗忘,这些知识在下个星期又变成了新的学习内容”。

  “有看见周边围起来了,但是一直没动静,还是烂在那里,影响市容,浪费资源。”周边居民反映。

低年级的课堂上往往“状况”不断,孩子们可能会在课上喊叫、跑动,甚至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讲课时常被迫中断。张怡在维持课堂秩序的同时,还需要安抚孩子们多变的情绪。

  正式清拆将建3栋楼宇建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