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湾陶艺人才从陶艺大师往各领域延伸,乐队主创李四顺说

石湾陶艺人才从陶艺大师往各领域延伸,乐队主创李四顺说

| 0 comments

  “风啊,汝想欲吹去地块,涌啊,汝想欲打去地块。”在老家潮州时,李四顺喜欢叫上几个兄弟,爬上潮州古城墙,对着韩江唱歌。古城千年的文化沉淀,人们的智慧化成语言,代代流传。

图片 1

  今年,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涌现出了一批方言乐队,受到大众热捧。六甲番乐队是广州的一支潮州话乐队,乐队主创李四顺说,出来闯荡,发现不少方言日渐式微,于是,他开始选择用母语创作。李四顺的歌里,把儿时记忆和潮语碰撞,用充满烟火气的“老话”记录下在家乡发生的故事,为人们呈现出生活本来的样子。他说,想把潮语民间的这些“老话”都写进歌里,把民间智慧都“捞”起来。

位于石湾西片区的中国陶谷正孕育孵化着众多陶艺新生力量。

  第一次公开演唱潮语歌被赞生猛

中国陶谷七号仓文化创作集聚区由一片旧厂房组成,推开任意一道掩门,你都可能发现一片新的设计世界。由青年陶艺人伍蔚蔚与其他三名合伙人创立的陶艺品牌“酉物”,正落户于此。而在石湾陶瓷工业研究所附近,以石湾陶为主材的文创品牌“无非”,也在青年陶艺人何琦琪的手下,茁壮成长。

  对李四顺来说,组建一个潮语乐队,完全是偶然。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石湾陶艺人才从陶艺大师往各领域延伸,不少陶艺人既是传统的传承者,也是创新者。与不少陶艺大师所走的路子不同,年轻一代陶艺人以创立陶艺文创“潮牌”的方式,寻找一条与传统与众不同的传承和创新路子。

  李四顺本名叫李哲,老家在潮州潮安区浮洋镇,潮汕人向来敬神,乡人们祭拜时总爱喊一句“平安四顺”,出来闯荡,他想把这份祈愿带在身边,就给自己起了个艺名——四顺。

在中国陶谷内,创意设计从原来只注重陶艺往产业延伸,创意设计人才从原来的陶艺领域往各领域延伸。这使千年陶都聚集了一大批设计生力军,为产业转型升级,焕发新活力添了一把薪火。

  吉他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李四顺小时候出了一次事故,在家里休养了两年。看到别的孩子都去上学,自己只能待在家,他觉得被世界“抛弃”了。

陶艺文创“潮牌”崛起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四顺在电视点歌台看到beyond的演唱会,吉他、长发、摇滚,这场演唱会让李四顺感觉“一扇大门被打开了”,“看到他们的不一样,我想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光发热。”

9月11日,在南国陶源艺术设计创新工场二楼,青年陶艺人伍蔚蔚与其他三名合伙人围坐在一起,统计产品的销售情况,并讨论下一阶段的创作思路。

  摇滚给了他力量,他也爱上了音乐。李四顺没有系统地学过音乐,但喜欢跟着哼唱,自己会瞎编一些歌词,有时半夜还和弟弟在床上唱着玩。

而在该工场的一楼,她们一起创立的陶艺品牌“酉物”,充满萌趣地向来人展示着新生代的陶艺作品。

  李四顺读书时组建了四五支乐队,但基本唱的都是英文歌或者普通话,潮语歌他偶尔也会写,但从没演过,只限朋友之间的分享。

2017年,在一次陶艺大赛后的聚会上,伍蔚蔚认识了毕业于佛山科学技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专业的几名参赛者。在聊天中,她们发现彼此的设计理念和方向等十分相近。在接下来的相处交往过程中,她们发现彼此都想做同一件事——创立属于自己的陶艺品牌。她们便经常聚在一起,琢磨成立陶艺新品牌的事情,并在2019年,实现了她们的第一个“孩子”——“酉物”落地。

  2010年,一次在LiveHouse的演出结束,观众意犹未尽,李四顺从吉他上扫出一首自创的潮语歌。“场子一下就沸腾了”有几段重复的旋律,台下的观众开始一起合唱,李四顺在台上念起了诗。

石湾陶艺人才从陶艺大师往各领域延伸,乐队主创李四顺说。今年4月18日,作为佛山首个陶文化主题文创设计孵化器,创新工场在中国陶谷七号仓文化创作集聚区揭牌,“酉物”也正式亮相。

  这首潮语歌编曲节奏强烈,蓝调加上夸张的潮语唱法,像在黑夜中静静地述说,忽然又撕开一道口子,强光猛得照了进来。

“‘酉物’的所有创作者都是在2017年鸡年认识的,鸡年就是酉年,鸡身上有很多色彩,这与我们陶艺创作的理念不谋而合。”伍蔚蔚如此解释“酉物”命名的由来。

  李四顺第一次公开演唱,收到了这样的评价:生猛、野性。音乐行业的前辈主动找到他,请他喝酒,告诉他这事能成。潮语歌能被人接受,唤起共鸣,让李四顺有了继续创作的信心。

她表示,希望“酉物”在人们的心中,不仅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还能与家居生活融为一体。所以在设计上,她和合伙人利用女性的独特“笔触”,设计了一款款以年轻、可爱形象为主的陶艺作品。其中一些作品,可以插上几朵鲜花,摆放在居室中,变成居家生活中的一部分,点亮家居环境。

  “感觉一扇大门被打开了”李四顺笔下写的歌越来越多,《伊莎贝拉》《晚安妈妈》《刍狗之歌》……它们是族人节日的拜神仪式、阿嬷爱讲的俗语、儿时停电的夜晚……

作为新生代女性陶艺工作者,伍蔚蔚出身于石湾陶艺世家,自小在家人的熏陶下开始陶艺创作,深谙石湾传统陶艺精髓,她同时又接受了“学院派”的美术教育,视野开阔、思维活跃。其作品题材更符合年轻一代的审美,让人耳目一新。

  李四顺在故乡生活了20多年,好像每一帧生活画面都能成为他的创作素材。

与伍蔚蔚一样出身于石湾陶艺世家的何琦琪,早于两年前已率先创立文创品牌“无非”。

  小时候,李四顺听阿嬷说,潮州人曾被外地人称为“六甲番”,因此“六甲番”就成为了乐队的名字。

气质笨拙个性张扬的黑陶系列家居摆饰、如润玉般的翠绿配上金黄点缀的动物摆件、恣意撒墨般呈现的陶盘……在“无非”的世界,潮流像是绝对指标,每一件设计作品,都能让人联想到年轻、恣意青春、酷等字眼。

  常听阿嬷说“肚兜里缝三块大洋”

除了在形态和颜色上下功夫,这个陶艺“潮牌”还会像传统陶艺人一样,在每一个细节和工艺上,尽善尽美,力求达到设计师想要的设计效果。

  六甲番乐队的成员,平时各自都有工作。主唱李四顺是医院的一名会计;巴扬琴手小南是通信设计工程师;打击乐手阿雁是音乐幕后策划人;贝斯手润钊是一名在校学生。

“在创作一个日用的杯子时,我们使用了描金工艺,泥坯素烧后,使用高温釉料在杯子表面进行纯手工绘制,经由1300度高温烧制,再采用含10%真金的釉料手工描金等十多个工序制作完成。”何琦琪说。

  阿雁从初中就开始和李四顺组乐队,除了李四顺,他在乐队的时间最长。潮语是古汉语,有八个声调,比普通话多一倍。歌词写得既不失潮语本真又好听很不容易,阿雁觉得,每次演奏乐队的歌都很过瘾。

而在“小福星”这组年宵作品中,3只分别代表“福禄寿”的小猪,手执真金制成的寿桃、金元宝还有如意,寓意金玉满堂、金银满屋,正好迎合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寄望。

  贝斯手润钊是“95后”,在乐队年纪最小。他今年刚加入乐队,不仅填补了乐队低音部的空缺,也给乐队带来了激情。润钊坚信,方言乐队一定有市场。

她表示,无论是制作陶艺作品还是日常文创用品,“无非”都是会以陶艺人的心态,做好每一个细节,用作品“说话”,从而打动更多的消费者。

  别看乐队成员都是兼职,但组乐队他们是认真的,绝不是在玩票。

生活“无非”艺术,艺术“无非”生活。“艺术的一切都来源于生活,不要觉得艺术离我们的生活很远很难,艺术的世界同样值得人们为之付出爱与探索。”她说,为了将艺术更好地融入生活,她和另一名合伙人带领“无非”一直努力探索不断开发新的文创产品,希望能够引发更多的共鸣,让大众随时随地都可以融入艺术里,做生活最好的见证者。

  每个周末,乐队的成员都会腾出半天时间聚在一起练习。八月闷热,借来的排练室没有空调,风扇作用不大,一首歌下来,大家的衣服湿了一半,乐手们不得不多备一件T恤。

设计“生力军”助力陶都演绎“青春梦”

  乐队成员也换过,难得的是,换来换去也都是潮州人。演奏起李四顺的歌,他们总能联想到儿时家乡的生活。

在石湾,一方面是本土出生成长的陶艺人,既在祖辈身上吸收了传统陶艺的精髓,又拥有“学院派”的学历与系统的知识结构,开阔的眼界;另一方面,石湾的土壤正逐渐吸引着不同地方,不同领域的设计力量,陆续来到石湾,扎根石湾。

  “穿着背心、短裤,骑着小绵羊,去街上吃冰。”演奏乐队的歌,让打击乐手阿雁总能忆起味蕾里海滨小城的夏天。

“以前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学院派很少愿意留在石湾。”这是记者在数年前采访时,一位陶瓷艺术专业“学院派”教授的原话,这从侧面反映了当时石湾陶艺传承的一个现实。

  工夫茶、潮剧、传统潮州小吃……李四顺开始写歌时,就是从最市井、最接地气的地方开始。潮汕人的生活太有自己那一套了,吃什么、住什么、信什么、不要什么,全都清清楚楚,所以很多东西得以保存。

“景德镇吸引了不少‘景漂’一族,这就是一个区域的魅力,也是薪火相传的关键。”这位教授说,石湾这片土壤也要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聚集,才能不断焕发新活力。

  “唱歌,歌欲唱分地甜听,唱给树顶个鸟仔听,唱给溪底个鱼崽听……”停电的夜晚格外安静,好像只有这个时候,人们有时间跟小鸟谈下话,跟溪里的小鱼唱一下歌,《刍狗之歌》是李四顺写儿时停电时的生活白描。

如今,越来越多广美的毕业生,以及更多其他美术学院的毕业生,愿意来到石湾,扎根石湾,潜心创作。

  《晚安妈妈》里,李四顺把平时难以对母亲启齿的话都写了进去,“她每天会买来新鲜的肉和虾来喂那只乌龟,它已冬眠四回,想你已应该懂事和长大。”李四顺离家后,母亲每天都会买来新鲜的鱼虾喂他的宠物龟,虽不善言辞,但母亲的爱,李四顺都记在歌里。

对于大学生们来说,石湾公仔有其独特的魅力,并且石湾这片土地拥有创作发展的土壤,对接市场也相对畅顺,集聚在这里自然成为他们毕业后的一个选择。

  歌词的内容虽然细碎,但是,在李四顺眼里,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青年陶艺人冯子茵2014年从广美毕业后,就来到石湾,在石湾的广东省大学生陶艺孵化基地工作。基地里面设置了工作台、拉胚机、窑火等设备,可为大学生提供更多的工作空间。

  李四顺小时候常听阿嬷讲前人的故事。阿嬷家有五姐妹,男丁过番讨生活,战乱时通信中断,五姐妹用最后一封侨批的钱,做起了烟草生意,养活了整个家族的人。

数年来,冯子茵在基地一边创作,一边积累资源,为以后的“单干”作准备。如今她已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可独自对接市场,为自己的作品广开销路。

  “阿嬷说,当时怕姐妹失散,每人的肚兜里都缝了三块大洋,以备不时只需。”阿嬷一直它们保存了下来,李四顺家里还有两枚。

“我们设计出来的产品不仅要有阳春白雪,还要符合生活所需、群众所要。”在一次媒体互动会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潘柏林表示,石湾可以通过吸引外地设计人才,及时掌握最前沿的设计、产业动态,为我所用、融会贯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