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消费,在线亲子游的市场规模达到207.9亿元

超前消费,在线亲子游的市场规模达到207.9亿元

| 0 comments

  超前消费让年轻人“穷忙”

更深入的体验与互动,兼具科普教育的亲子游,越来越受欢迎。全媒体记者
吴伟洪 摄

  “9日还3000元的‘蚂蚁花呗’,17日还2500元的‘自如房租’,30日还1500元的‘京东白条’。”在广州白领姚薇的日历上,每月有3个日子是用红笔圈出来的。

  “六一”儿童节掀起亲子游热潮,除了传统的主题乐园和野生动物园等景点,亲子游的目的地和产品变得更加多元化。随着新生代父母观念的转变,业内人士指出,亲子游市场正从自发成长期走向市场培育期,其背后的巨大家庭需求,意味着这将是越来越庞大的市场。与此同时,亲子游同质化严重等多个痛点也浮出水面,如何进行内容创新成为旅游企业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尽管一个月的固定债务达到7000元,但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姚薇还是送给男友一台价值2000元的游戏机,“也是用信用卡透支的”。

  亲子游市场规模今年将达500亿

  对这个90后而言,“超前消费”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基本上都是这个月花光下个月的收入。”有时遇到不理解的目光,她还会主动解释自己的“消费观”,“开心最重要,现在借贷平台那么多,先买完再慢慢还吧。”

  近年来,随着80后、90后晋升为新生代父母,他们更重视亲子关系和对孩子的教育,尤其是通过旅游方式的综合教育,会利用尽可能多的机会带孩子踏上旅程。

  开心归开心,姚薇也为“超前消费”付出了代价——工作3年,不仅没有落下存款,反而欠下不少债。

  此前携程对近千名用户进行的一项调研显示,96%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参与亲子旅游。而有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在线亲子游的市场规模达到207.9亿元,增速超过80%,预计2018年将达近500亿元市场规模。“亲子旅游市场正从一个自发成长期走向一个市场培育期,中小学生和学龄前儿童的3亿人次及其背后的家庭需求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这将是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市场。”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指出。

  伴随80后、90后成为消费市场主力,“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然不是一件新鲜事。前不久,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截至2018年10月,我国消费金融规模达到8.45万亿元。

  随着喜爱自由和个性的80后90后成为带孩子旅行的主力,亲子游的内容开始更加别具一格。除了永恒的主题“乐园”和“海岛”,特色线路也成了亲子游的新宠,比如去四川做熊猫铲屎官、去内蒙大草原策马奔腾等。与此同时,家长的年轻化使得他们对亲子游的整体体验上要求更高。他们不仅要选择高性价比的产品,而且会更注重安全性和产品品质,重视产品的舒适度,甚至教育性,这些都对企业打造亲子游产品提出更高的要求。

  这些期限通常不超过1年的信贷产品,主要用以购买日耗品、衣服、电子产品和支付房租,而使用人群主体无疑是热衷于“超前消费”的年轻群体。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了解到,当前各大旅行社纷纷开始接受暑期团报名,不论是亲子游学还是夏令营都十分火爆,成为携子女外出旅游的新选择。对于旅游企业而言,庞大的亲子游市场其实存在着很大机遇。同程旅游认为每年教育市场存在着50%的增长率,如果是旅游+教育的市场,将超过30%,是未来增长的风口。

  长期研究消费文化的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晓程认为,在西方消费文化和国内产业结构、经济发展的多重因素影响下,青年表现出超前消费、重视个人快感和体验等消费文化新特征,“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现在拥有”。

  同质化严重成为产品“痛点”

  但对于过快增长的消费欲望、鱼目混珠的借贷产品、不合理的营销手段仍需给予更多关注,因为在“超前消费”这件事上,“需要做风控的不仅是借贷平台,还包括每一位消费者。”

  虽然市面上亲子游产品五花八门,但同质化严重、缺少唯一性却是家长的“痛点”。一些旅游产品虽然披着“亲子游”的外衣,但只是“普通旅游产品+主题乐园”形式,仅能满足日常游玩的需求,实际缺乏亲子互动性。同时亲子旅游产品模式雷同,套路一致,缺乏创新,令家长与孩子的旅游体验差。

  花钱变成数字“加减法”

  “一些旅游机构把凡是有涉及适合孩子游玩的常规线路,都贴上亲子游的标签,并未针对亲子群体进行产品设计与服务创新,价格却高出许多。还有很多产品不见亲子项目,只以观光为主,缺乏亲子特色。”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表示。

  在收到支付宝2018年年度账单后,从事游戏行业的赵鑫着实被吓了一跳。过去一年里,他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8万元,领先96%的同龄人,在218次外卖的助攻下,饮食消费超过2万元位居榜首,交通出行、文教娱乐两项紧随其后,总数也超过了3万元……

  事实上,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之后,二孩家庭出游数量增多,但许多景区的亲子套票和酒店的“亲子房”,还是参照原来“两大一小”的标准设计,让很多家庭遇到出游尴尬。另外,如何选择两个孩子都适合的目的地和出游方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不包括在其他平台上的消费和线下支出。”朋友圈里,赵鑫一边自嘲已经实现了“账单式小康”,明明穷到举步维艰,却在账单里活出月薪几万元的风采。另一边也清楚自己税后8000元的月收入,很难支撑当下“奢侈”的生活方式。

  国内亲子游产品面临缺乏创新的问题,而从外部看,国内产品正面临出境游相关产品的竞争压力。南湖国旅总经理助理曾达丰接受南方网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亲子游产品价格上受客流以及资源的限制,价格对比往年没有明显优势。在境外亲子线路不断丰富,以及价格下降的大环境下,家长更愿意选择境外的亲子游玩团。

  “至少90%是通过‘蚂蚁花呗’支付的。”和姚薇一样,赵鑫每月9日都要为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的“催缴单”埋单,“我这就是个工资中转站,常常是发完工资没焐热,就从我们老板的口袋跑到了另一个老板的口袋。”

  内容创新问题亟待解决

  从大二开始,赵鑫就开通了“花呗”业务。刚开始向商家展示付款码时,他还有点难为情,觉得这是“没钱的表现”。但现在,赵鑫早已对这种消费方式习以为常,花呗额度也从最初的3000元上升到1万元。

超前消费,在线亲子游的市场规模达到207.9亿元。  对于亲子游市场面临的问题,各旅游企业也提出了相应的招数,其中最重要的是内容上的创新。同程旅游华南区负责人苏峰指出,在做新市场挖掘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需要从内容角度去看新的增长点到底在哪里。如果没有内容的观念,是很难做出好的产品匹配市场需求的。

  与此同时,赵鑫的消费观念也悄然转变,“原本买个稍微贵重些的东西,都要犹豫再三。可现在只要看对眼,甭管多少钱都会下单。”

  他还表示,亲子游市场需要产品创新,没有产品的创新,无法满足中国家长的消费升级。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了相当数量的亲子旅游产品,但是整个行业在创新方面做得都还不够。“针对目前市场上亲子游产品存在的问题和瓶颈,作为企业需要在关注亲子游产品质量、安全性的基础上,增加创新意识,以创新的内容和形式驱动亲子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苏峰补充道。

  私底下,赵鑫分析过自己“冲动消费”的原因。“大概是花呗的数额不像是真实的钱,更像是一串数字的起起落落。”他告诉记者,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虚幻的“富有”,助长了他的消费“欲望”,让他觉得多花1000元或少花1000元,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还不上钱时,会心疼由此产生的高额利息。

  飞猪则认为,亲子游需要从旅行产品的内容上做打磨,真正对亲子游的内容做设计,而不是对原有线路的简单改版。另一方面,曾达丰给出建议:“希望国内的产品可以有更多目的地层面的包装,当地的一些公益组织或政府能够参与进来,搞一些比较有公益性的活动。其实国内开发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比如说一些民俗文化上,能否针对亲子搞一些课堂或训练班,而不仅仅是不停地开发大型的游乐设施。”

  但赵鑫仍然将花呗作为支付首选,并开通了小额免密功能。在90后群体中,作出同样选择的人数超过1000万。根据支付宝2017年发布的《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在1.7亿的90后中,有超过4500万开通了蚂蚁花呗,并有接近四成的90后用户将花呗设为支付首选。

  广之旅在优质的亲子游产品上给出了更为清晰的界定,根据痛点需求划分,优质的亲子游产品应具备这些类型:满足孩子探索世界的好奇心,稀缺资源、季节限定类产品;孩子和父母共同放松、共享假期类产品;探访名校、博物馆,注重知识学习与趣味主题类的产品;专注孩子成长、传递生态环保、公益爱心理念的产品。

  我的消费我做主?

  从用户的角度出发,马蜂窝也给出建议:不要迷信“亲子游”标签,可以根据自己的具体需求选择相关的旅游产品。参考相关产品行程中是否有不适宜孩子的行程,团队是否配备有亲子服务经验的领队,是否专门为儿童设计了特色的体验、互动等环节。

  借助花呗、借呗、白条等方式的超前消费只是当下诸多消费观念中的一种,但年轻人选择超前消费的理由却各不相同。

  企业加紧布局亲子游市场

  就职于北京一家媒体的李甜就认为“超前消费”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自己向亲朋好友借钱的尴尬。

  对于庞大的亲子游市场,各企业加紧布局,通过创新的产品抢占先机。近日,携程发布了《亲子房白皮书》,披露“酒店住宿四人挤不下、未包含双份儿童餐”等多个痛点,同时推出业内首个亲子房标准,以期通过标准的制订来规范亲子房市场,让亲子旅行更幸福。据了解,携程此次推出的亲子房行业标准主要从硬件设施、配套服务,及儿童体验三个方面进行界定。包括提供免费儿童早餐,提供符合标准的儿童专用洗漱用品、儿童浴袍拖鞋、儿童玩具等,满足儿童的需求。

  “刚参加工作,实习工资仅能解决温饱问题,但在北京的花销却很多,要租房、买生活用品,还有同事朋友间的人情往来。”摸着干瘪的钱包,李甜将“超前消费”定义为保障个人生活的“救命稻草”。

  而目前,同程旅游推出的亲子游产品包括主题房间、周边游及寒暑假研学游等。根据同程艺龙的家庭亲子酒店数据显示,主题酒店和IP亲子房深受亲子游人群喜爱,为适应市场需求,同程艺龙尝试“IP+酒店”的跨界合作,引入热门IP“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推出的“大头的家”IP亲子主题房自从春节期间上线以来,受到广大亲子家庭用户的青睐。

  然而,随着岗位转正、工资上调,李甜主动调低了自己的信用额度。“一方面,担心自己忘记还款或不能及时还款,让小钱滚成大钱;另一方面,是想遏制自己花钱的欲望。”

  今年的暑假亲子游高峰即将到来,南湖国旅推出的暑假亲子游学产品,分门别类则更为明确。其中的AG亲子俱乐部,针对家庭人群开发一批有特色的体验线路,率先推出“行走的课堂”系列,课堂地点囊括世界各地,学习内容较学校更立体,加深孩子对知识的感知度,从而开发孩子的创造力。

  与李甜的选择相反,浙江女孩张馨月屡次上调了自己的信用额度,“用贷款消费,将收入用于买定期、基金和黄金。”在读研的3年里,借助信用卡投资理财的方式,张馨月攒了6万元。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郑洁琳

  相比于李甜和张馨月在超前消费中的从容淡定,大多年轻人仍然对“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表现出过多的依赖性,甚至产生了“自救式消费”“账单式脱贫”的调侃。

  大学生群体是其中的重要部分。艾瑞咨询公开发布的《2018大学生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大学生日常可支配金额为每月1405元,其中非必要支出达593元,主要用于个人社交娱乐、零食饮料、鞋帽服饰以及护肤彩妆等;提前消费意识强,50.7%的大学生使用过分期产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