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公共藏书楼,就包括了王先生所在的群体——网约送餐员

红楼公共藏书楼,就包括了王先生所在的群体——网约送餐员

| 0 comments

  中新网北京4月29日电这几天,一处名为“红楼公共藏书楼”的阅读空间出现在北京街头,集公共图书馆、实体书店等功能于一体,于世界读书日开启“入藏模式”,很快受到爱书人关注。

  打开手机APP轻轻一点,外卖骑手可以将美食送上门、代驾司机会在酒店门口等候、家政人员立即上门服务……这些通过互联网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人,被称为“网约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这一群体不仅人数不断在增加,而且正在从过去的兼职向全职转变。

  有趣的是,这个藏书楼的前身,是一座具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影院。时空变迁,如今,当老影院变身藏书楼,你会尝试把书存进去吗?

  正因如此,网约工的权益维护问题是个全新课题,北京市朝阳区审结网约工劳动纠纷第一案距今不到一年时间,当时,7名APP平台上的签约厨师要求确认劳动关系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最终得到法院支持。

  近年来,“城市书房”、“书坊”等不断出现,在为大家提供文化服务的时候,也引发思考:从“书房”到藏书楼,城市阅读空间该如何建设?带着上述问题,记者日前走访了红楼公共藏书楼、北京砖读空间等地。

  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享经济的服务提供者人数约为7000万人。2020年,共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预计将超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对于这些劳动者而言,和网上平台之间究竟有没有劳动关系,是否应当签订劳动合同并享受相应待遇,发生劳动纠纷和工伤等如何维权?这些问题,网约工需要的不仅仅是权威解答,更需要有关方面加快立法速度,并予以有效监管。

  红楼公共藏书楼并不难找。从北京地铁西四站出来,沿着西四南大街走不远就能看到一个丁字路口,它就位于此处。其前身,是有着70多年历史的红楼影院。

  外卖骑手王先生,已经在家休养了3个月,原因是今年春节后他送外卖时与他人碰撞,腿部骨折。尽管保险有所赔偿,但“赔偿的3万元仅够医药费,但不能工作的这段时间,我没有工资和补贴,家人还指望着我养家糊口”。

  对红楼影院,很多北京人并不陌生。红楼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原为红楼球社,1945年11月20日改为红楼影院。这座具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影院,一度创造了不斐的业绩:北京市第一家宽银幕立体影院、第一家“无障碍影院”,也曾是最新中外影片首轮放映的最佳影院之一。

  究竟该通过何种途径向谁索要这3个月的工资,王先生自己并不知道,而在现实工作中,类似王先生这样的“网约工”,其面临的劳动问题并不局限于工伤本身。在今年3月全总发布的《推进货车司机等群体入会工作方案》,实现“八大群体入会”中的“八大群体”里,就包括了王先生所在的群体——网约送餐员。

  “红楼影院年头可长了。以前还开门营业的时候,有了新电影上映,来看的人不少呢。”一位年约50岁的女士回忆,当时紧邻影院还有一些小吃什么的,人们多少买上一点,“能玩得挺开心”。

  面对处罚只能被动接受

  遗憾的是,2012年,因为建筑破损老旧,存在安全隐患、内部构造与设施无法满足公众观影体验要求等原因,影院停止了放映。有人觉得多少有些可惜,“毕竟是几十年的老影院,大家都熟悉”。

  北京的网约车司机何师傅两个月前刚在某平台注册账号,“蜜月期”还未过,账号就被关停了,关停的原因是有乘客投诉他“拾到贵重财物不予归还”。

  老红楼影院并没有就此“沉睡”。2014年,北京市西城区开始谋划对红楼影院进行改造提升,由政府提供公共空间,委托社会机构运营,让民间的个人藏书重新进入社会流通,这也给了老影院一个“变身”为公共藏书楼的机会,成为一处创新型公共文化服务设施。

红楼公共藏书楼,就包括了王先生所在的群体——网约送餐员。  何师傅觉得自己很冤枉,当时,乘客将钱包遗落车上后,他并未发现。第二天何师傅驱车到了郊区,乘客来电希望他能将钱包送至某处,因为两地相距30多公里,车程将近一个半小时,他便与乘客商定了油费,并最终物归原主。但后来的事情则是,平台只因为乘客的一面之词投诉,就将何师傅的账号关停,何师傅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也没有得到处理结果,3天后账号虽然解封了,但这3天的损失却“无处说理”。

  什么是“藏书楼”?公开资料显示,那是中国古代供藏书和阅览图书用的建筑。中国最早的藏书建筑见于宫廷,如汉朝的天禄阁、石渠阁。宋朝以后,随着造纸术的普及和印本书的推广,民间也建造藏书楼。

  《工人日报》记者了解到,消费者的投诉往往会让网约工处于被动状态,有些网约平台不会同时向双方了解情况,网约工经常“莫名其妙”被处罚,并无申诉机会。

  不过,由影院改造而来的红楼公共藏书楼功能要更为广泛,集藏书楼、公共图书馆、实体书店为一体。据工作人员介绍,入藏图书方式分托管、捐赠和合作三种。其中“合作”是指与出版发行机构合作,为藏书楼提供新书,这部分图书可借阅可购买。

  “一个差评意味着我们半天的工作可能都白干了。”某外卖平台的骑手张先生向记者说,他经常会对消费者说声“给个好评”。根据平台的规定,一个好评可以拿到的奖励金只有几元,但一个差评则直接扣除50元钱,这意味着多少单都“白送了”。“有时候消费者毫无缘由给出差评,可平台不了解情况啊,50元直接扣掉。我们并没有说话的机会,只能默认。”

  红楼公共藏书楼最抢眼的,大概是“主体藏书区”,由原来的大影厅改造而成,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好书,也有中华书局等知名出版机构出版的名家著作。据悉,藏书楼目前能藏图书近10万册。

  “以罚代管”是网约平台的常用管理办法,当然,在处罚的同时,有的公司也会设立奖励机制以调动网约工的积极性,“但是这些奖励门槛完全掌握在平台的手里。”网约车司机王师傅坦言,“比如平台规定,多少小时内跑满多少单即可获得奖励,但派单权在平台手里,且我们不知道是怎么运作的。经常出现快达到奖励门槛,平台就不派单或者派很远的单,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获得奖励。”

  记者看到,主体藏书区四周布满了高高的书架,中间区域依稀还能看到原先影院的风貌,北面是一块大屏幕,南面是原电影院座位,改造成了阅读区,整个布局简单大方,不时有人拍照留念。

  漏洞百出的保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