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梁某某在广州东站四楼春运候车室拉客再次被民警查获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梁某某在广州东站四楼春运候车室拉客再次被民警查获

| 0 comments

“未来5到10年,对社会改变最大的将是人工智能(AI)。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社会,代替很多岗位,也会创造出很多新的岗位。哪个国家掌握了人工智能的话语权,就掌握了全球的话语权。”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

中新网广州3月5日电
3月5日,“老面孔”拉客仔梁某某年仅10岁的儿子,在广州东站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得以顺利返回广西学校读书。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浙江、安徽、辽宁等地调研了解到,企业普遍反映缺乏人工智能人才,认为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不断深入,人才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当前,对于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院校、企业在人才培养定位、模式、校企结合等方面仍存在困惑。

记者当日从广州铁路警方了解到,今年春运期间,为确保广大旅客群众的利益,广州火车东站派出所开展治安整治专项行动,将一大批长期盘踞在火车站周边的扛包拉客、违法办证等惯性违法嫌疑人和顽固分子实行了行政拘留。今年35岁的“老面孔”拉客仔梁某某,籍贯贵州省德江县。2月9日中午12:30时许,梁某某被铁路公安机关执行拘留完毕后,直接到派出所声称寻找不到自己的儿子,无理吵闹(违法嫌疑人梁某曾多次被抓获后,用未成年的儿子给自己当借口逃避打击),民警协助梁某寻找未果后,梁某于16:40时许,以寻找不到儿子为借口,径自爬到广州东站最高的楼顶声称欲跳楼,同时,自行报警,导致先后闻讯赶来多辆110和119救护车辆,引起群众围观,车站封闭部分通道,造成部分春运旅客耽误行程,影响车站春运工作秩序。之后,嫌疑人梁某,并未收敛,于2月10日凌晨4时许,梁某某混进广州火车东站四楼春运旅客候车室以牟利为目招揽旅客提前进站上车,每位旅客收取好处费50至100元不等,影响春运旅客正常候车;2月20日下午14:40时许,梁某某在广州东站四楼春运候车室拉客再次被民警查获。铁路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取证,确认梁某某系六个月内曾受治安管理处罚,具有从重处罚情节。

行业火爆人才稀缺

2月23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深圳铁路公安处决定对梁某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行政拘留10日,对其寻衅滋事的行为行政拘留10日,行政拘留处罚合并执行,共计行政拘留20日。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到处都喊着要人才。”东北大学机器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云洲这样形容。

在对梁某某执行拘留的同时,由于一时无法联系其家人和亲属,广州东站派出所将梁某某10岁的儿子送往广州市救助保护流浪儿童中心予以照顾。

过去几年,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每年从高校招毕业生,人数都在1000人以上,2018年预计将达到2000人以上。“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深入,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对高精端人才的需求会更加旺盛。”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总经理江厚军说。

3月1日,中午1:30时许,梁某某的岳母龚阿婆从广西赶赴广州,由民警张活成、邓浩明等带其前往深圳铁路公安处拘留所与梁某某见面沟通后,决定将梁某某十岁的孩子接回广西梁某某的岳母龚阿婆处读书。

在人工智能企业较为密集的杭州,创始人们同样为“招人”而头疼。

当日下午,19时许,办案民警张活成、邓浩明带着龚阿婆回到广州后,又马不停蹄,带着龚阿婆赶赴广州市救助保护流浪儿童中心将梁某某的儿子接出。在办事的过程中,龚阿婆为民警的真诚和认真态度感动,多次掏出200元人民币、香烟等送给民警张活成、邓浩明,以表示感谢,但都被两位民警拒绝。

“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迅猛,市场需求足够大,但真正的人才稀缺。优秀的工程师,市面上很难招到。”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明权说,目前该公司员工约40人,校园招聘和猎头招聘各占一半,2018年希望再招50到100人,不过在985、211或者行业内名校都“招不满”。

3月5日,在广州东站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龚阿婆带着违法人员梁某某10岁的儿子,顺利返回广西学校读书。

“一些好的大学里会有类似计算视觉方向的实验室,但离直接工作要求的能力还有一定距离。”陈明权说。

编辑: 李润芳

安徽咪鼠科技公司负责人冯海洪也有类似的感觉:“人才市场上几乎没有人工智能人才,有也抢不到,我们只能招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自己培养。培养周期是半年到一年,才能够进入这个行业。”该公司以智能语音鼠标为应用方向,30多名员工中约有20人从事人工智能开发。

人工智能人才招聘难、培养难,留住自然也难。冯海洪说:“要给足够的学习机会和快速成长机会。我们有股票期权,工资方面至少符合市场水平,有时候还要超过他们的预期。”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一些相关企业了解,一般一两年工作经验的员工月薪约8000元,能够独立操作的员工月薪可过万元,且上涨速度很快。

企业全球招募人才

人工智能企业“大家社区”的杨洋说,人工智能的三个基础点,一是算法,包括深度学习,二是大数据,这是人工智能的支撑,三是运算能力和硬件,“这几个方面的人才需求都很旺盛”。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缺少什么样的人才?冯海洪认为,一是一些逻辑算法方面的人才,做底层技术算法研究;二是基于一些核心技术平台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线上云端能够使用的人才,基于平台开发的人才;三是大数据人才,人工智能产品基本都涉及数据分析、处理;四是人工智能硬件产品人才,对新的终端产品有所了解,比如机器人、手机等。

中德新松教育科技集团管理咨询部部长杨涛认为,人工智能领域不再是需要单一型人才,而是需要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复合型人才。

另一方面,稀缺的人才主要分布在北京等少数大城市中。一些企业反映,现在三线城市基本招不到人工智能人才,招到也留不住,一些企业只能招实习生,靠带新的方式培养人工智能人才。

为了破解人才招募难题,一些企业把视野放宽到“全球”。如科大讯飞展开招募国际顶尖人才的“春晓行动”,在美国硅谷、加拿大多伦多等AI人才汇聚的地区设立实验室、办事机构等。“人才的招募,不能仅仅局限在国内。”江厚军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