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企业没有办齐许可证开不了业

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企业没有办齐许可证开不了业

| 0 comments

  3月13日下午,23岁的广州姑娘罗玲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的病床上等待着专家来查房。她的左眼自然闭合,右眼则处于上下眼睑发黑,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

  在全国推开“证照分离”改革,重点是照后减证,各类证能减尽减、能合则合,进一步压缩企业开办时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谈到深化“放管服”改革时,明确提出将“证照分离”改革推向全国。

  就在一天前的下午,她接受微信朋友圈好友提供的上门打玻尿酸服务,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眼睛差点睁不开。

  “一些地方营业执照立等可取。但‘准入不准营’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办照很快,后续办证很慢,企业没有办齐许可证开不了业。比如办餐馆,没有卫生许可证,就不能营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说。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习惯于为美丽掏钱,各种微整形广告几乎无孔不入。为何繁荣?因其暴利。而暴利之下,必有草莽的勇夫,没有任何资质就闯入微整形领域,将微整形变为“危”整形。罗玲这样的消费者成了埋单者,也因此受到伤害。

  企业拿到营业执照后,究竟还有多少“领证”的烦恼?“证照分离”改革,如何既“放得下”“管得起”又“服好务”?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一些企业和相关专家。

  连日来,南都记者通过暗访调查,摸出一条灰色乃至黑色的微整形产业链:

  列好清单做“减法”

  在上游,是各种微整形速成班,无门槛地教社会人员微整技巧;

  “通过‘证照分离’改革,能取消的尽量取消”

  在中游,一批无资质的微商药贩通过各种渠道兜售来历不明的医疗器械与药物;

  “证照分离”改革带给企业的便利有多大?从上海曼秀雷敦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案例可见一斑。

  在下游,卫生条件堪忧的个人工作室、没有任何从业资格的“网络游医”,为消费者提供像打美容针这样的微整服务。

  今年2月底,上海曼秀雷敦化妆品有限公司向浦东新区申请进口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形式审查通过后,3月1日该公司产品肌研糀润洁面乳拿到“国妆网备进字”备案凭证,3月下旬首批5.7吨产品已在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完成进口申报。但在“证照分离”改革之前,企业要携带备案产品的纸质资料及样品,到北京有关部门提出申请,经形式审查通过后,纸质资料转由专家进行审评,通过后才能取得“备案凭证”,进而办理相关进口通关手续。正是“证照分离”改革让曼秀雷敦产品的准入时间从至少2个月缩短为5个工作日。

  案例

  化妆品行业的“领证”时间不算最长,一位建筑行业的企业家向记者介绍:“要拿到施工许可证,先要拿到土地证、工程规划许可证,完成施工图审查,办理质检安检手续,提供工人工伤保险证明、工人工资支付专户等,往往一个房地产项目两年多都开不了工。”

  朋友圈的诱惑 让求美的她失去判断能力

  针对“有照不能营,企业干着急”的情况,推进商事制度改革的着力点放在了“证照分离”改革。2015年,上海市浦东新区率先试点,通过对116项行政审批事项,按取消审批、审批改备案、告知承诺、提高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强化准入管理等5种方式进行改革试验,解决企业“办证难”问题,有效降低了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2017年,在深入总结浦东经验的基础上,天津等10个自贸区和有条件的一批开发区、新区均进行了复制推广。

  罗玲原本是一位容貌气质不差的姑娘,五官的组合、比例没什么毛病,只是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鼻子不够挺拔、略显塌陷。给她注射玻尿酸的是她的闺蜜。正是因为这样,义气的她即便差点毁容,也不愿把闺蜜摆上台进行维权。

  为落实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任务,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半年对上海等地试点成熟的涉企行政审批事项要在全国推开实施‘证照分离’改革,同时,建立‘证照分离’改革长效机制,积极探索将更多直接针对市场准入的涉企行政审批事项纳入改革范畴,努力实现‘证照分离’改革模式的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

  她的玻尿酸注射之路,源于自己闺蜜在朋友圈晒的效果照片。“原本一个蒜薹鼻姑娘,打了两针后鼻子变得特别挺拔。”仿佛是朋友圈在和她作对,今天是微整形鼻子的变得靓丽了,明天是宽下巴的姑娘打了后,下巴变尖了,要不就是咀嚼肌变得好看了,一个个都说不用手术开刀,不出血,安全无比。

  “证照分离”改革推向全国的过程中,如何做好“减法”,真正为企业减负?

  爱美本身就是天性,罗玲很快就对这些被朋友吹嘘得无比安全的微整形方式丧失了免疫,她决定使用玻尿酸这种大分子物质垫高自己的鼻子,让五官更突出一点。她向闺蜜询问价格,选择了一种号称进口的玻尿酸进行注射,“原来价格是2000多元,闺蜜给了8折的活动期价格外,还特意打了个折扣,1400元/毫升。”

  摸清底数,列好清单,对各类企业取得营业执照后还需要办多少证,心中有数。王一鸣建议:“各地先要梳理一下各个行业准入证、生产服务许可证、职业资格证等究竟有多少。通过‘证照分离’改革,能取消的尽量取消。”

  让罗玲觉得无比方便的是,好友还答应上门提供注射服务。

  例如,中国自贸试验区福州片区在“证照分离”改革试点中,将工商登记前、后置审批项目进行了梳理、简化,并与当地《市场主体经营范围参考目录》一一对应,同时嵌入登记业务系统,实现后置审批系统自动精确推送,方便企业“领证”。

  1毫升聚水物质注入 她感觉到上眼睑立即塌陷

  联合惩戒做“加法”

  3月12日下午,闺蜜如约来到罗玲的家里,从随身袋子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透明针剂。基本没做什么过多消毒处理,也不去考虑类似操作需不需要无菌,罗玲就迫不及待希望这1毫升的聚水物质,能把自己的鼻梁给填充起来。闺蜜的动作看起来倒也麻利,起开针剂上端的盖子,从鼻背部将针剂扎入,缓缓将针管里面的内容物推送到罗玲鼻部的皮下组织。

  “很多部门都有市场监管职能,需要明确职责、加强联动”

  罗玲说她感受到入针时鼻子是隐隐发胀,但细微的不适没有引发她的担忧。“有东西进入鼻梁将鼻子填充、垫高,本来就应该是会发胀的啊。”当时,她就是这样考虑的,闺蜜也是这么和她说的。1毫升,也就是20滴水滴的大小,这些透明液体很快推送完毕,罗玲及其闺蜜正准备等待变脸奇迹的发生。一般情况,类似微整形操作完成后,是能马上看到变化的。

  “‘证照分离’改革后,淄博高新区内企业开办时间由过去平均12.8天压缩到2.6天,拿证照的效率高了,但涉及人民生命安全、食品安全、社会安全的审批,该有的必须有,事中事后监管还要加强。”山东省淄博市工商局高新区分局企业注册科科长刘兵说。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她感觉鼻背、鼻梁部分的似乎有软软的东西存在,鼻子也挺拔了一些。但罗玲总觉得哪里不对,眼皮变得异常沉重,而且慢慢无法控制自己右眼的眼睑了。

  “证照分离”绝不是只“放”不“管”。“证照分离”改革后,还需要各监管部门加强联动,做好市场监管的“加法”。

  “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应该马上去医院。”罗玲第一时间到了眼科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开了些活血化瘀、营养眼部的药物。使用药物后,情况没有改善,罗玲连夜在朋友陪同下来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任兴洲说:“这次机构改革设立了市场监管总局,将很多监管职能集中到一起,力争解决过去部门分割、相互掣肘、内耗很大、成效并不显著等问题,有利于提高监管效率。新部门的监管思维、措施要有变化,以应对新挑战。”

  致残毁容悲剧 违规注射玻尿酸有人脑梗

  强监管,先要厘清监管职责。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工商局副局长刘伟介绍,在“证照分离”改革中,应强化日常监管,各部门既要厘清监管职责,又要互相配合。比如对“因私出入境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的监管,由公安部门负责因私出入境中介活动的业务管理、监督、检查;由市场监管部门负责中介机构申办登记注册和中介活动的市场管理。同时,工商部门定期向公安部门通报中介机构登记注册信息;公安部门随时需要查询相关登记管理资料,工商部门予以配合。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孙中生、罗盛康都是抢救了众多玻尿酸毁容、致残乃至脑梗的专家。他们给罗玲作了诊断———针剂经鼻背注射后,进入到鼻背动脉,然后其中的注射液体,经鼻背动脉进入循环,经过头部密如蛛网的微小血管,最后在其右侧眼睑肌动脉处形成阻塞。血液无法运送到右眼睑,于是该处眼睑会慢慢坏死,乌黑,“玻尿酸注射,连有执照的医生都要慎之又慎,真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怎么就敢于随随便便在自己的朋友、亲人脸上尝试呀。”

  强监管,还要加强部门联动。“市场监管总局的设立体现了大监管思路,但大监管也是有限大监管,市场监管部门之外,还有很多部门都有市场监管职能,仍然需要明确职责、加强联动。”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说。比如,可加强跨部门联动响应和失信惩戒,构建“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的联合惩戒机制。“我们企业希望办事方便,也希望监管加强,这并不矛盾。让违法乱纪的企业没有空子钻,守法企业才有好的竞争环境。”山东省淄博佰乐堡酒店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国辉说。

  “愚昧,你应该是家人积了大德,我能肯定地告诉你,眼睛不会瞎,眼睑也能再打开。”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孙中生对年轻的罗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沟通过程中语气近乎严厉。他有理由生气,2012年微整形兴起以来,每年因不知道注射的是不是玻尿酸体的皮肤坏死的人数逐年增多,而且注射体的来源全部是朋友圈。

  强监管,更要用好技术手段。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说:“原质检总局、原食药监总局各有一套信息化系统,眼下急需在大市场监管框架下进行系统的整合,否则大数据就没法用。”他建议,应以“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支撑,依托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统一归集公示各部门登记、许可、备案等准入信息和行政处罚、抽查检查结果等监管信息,进而形成监管大数据。

  “去年一年,我们收治注射玻尿酸后局部皮肤、组织坏死的超过60例。其中,9人因此彻底单眼失明,3名脑梗。还好,都救活了,但3个20多岁的小年轻,却要瘫痪终身。”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微整形分会副会长、省二医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告诉南都记者,2012年以后的六年时间,该院共收治700多位打玻尿酸、肉毒素失败的女孩,17人彻底失明,7人脑梗后偏瘫、全瘫。

  换位思考做“乘法”

  在位于天河区的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治违规注射玻尿酸、脂肪填充后致残、毁容乃至致命的病例在攀升。“去年又有两个脑梗时间太长,没抢救过来。”该院整形外科李升红如是说。

  “优化服务,从企业需求出发进行政府流程再造”

  调查

  “我在四五个城市都负责过地产项目,珠海横琴新区的政府服务更让人省心。”中国铁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张经理介绍,取得营业执照的建筑公司,施工前必须拿到“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在“证照分离”改革之前,通常企业从拿地到办好手续开工至少需要8—10个月。横琴很多地方是填海造陆,地质条件复杂,要经过更细致的专家评审,通常办好手续开工要经过14—15个月。

  “杀熟”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

  然而,横琴新区建设环保局从企业需求出发,改变过去整体立项备案的方式,想出了社会投资项目可分阶段发放许可证的新法子。“分阶段备案,企业最快2个月就可以开工,比过去至少提前一年。”张经理说。

  如果说早期的奥美定注射丰胸材料,仅仅是攻击一小部分期望注射丰胸的人群的话,玻尿酸在地下微整形领域的大肆使用,则是对日益庞大的微整形群体的巨大潜在伤害。

  政府服务的优化在稳增长中产生了“乘数效应”。“以一个30亿元的房地产项目为例,仅‘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分阶段备案一项改革,让企业提前一年开工,就可以节省一年的利息5000万元左右。”张经理表示,一家企业在此受益,就会引来更多企业投资,增加就业,进而带动当地快速发展。

  没有任何资质却自称“医生”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改革推动政府职能发生深刻转变,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明显增强。“证照分离”改革效果如何,相当程度有赖于优化服务。

  罗盛康、孙中生两位专家说,玻尿酸损害肇始于2012年,随后逐年增多。在那个时间节点,爱美群体流行着尖下巴、高鼻梁的网红脸,再加上能帮助嘟嘴的发达咀嚼肌,在她们眼里堪称完美。

  “优化服务最重要的是转变心态,换位思考,想企业所想,急企业所急。从企业需求出发,进行政府流程再造。”横琴新区建设环保局市场管理科工程师方峰说。《横琴新区社会投资类建设工程管理模式创新方案》出台前,政府相关部门不仅调研了区内的港澳企业和国有企业,还去香港政府发展局、工程师协会“取经”,吸收了当地分阶段备案的经验,对横琴相关审批流程进行了重新梳理。

  那段时间,整形美容界发现原本用作抗皱、保水的玻尿酸有着强大的填充效果,打一针就能微整形的技术迅速普及、推广。医疗领域的医生们为了确保安全性,会经过长曲线的学习摸索掌握技术,但那些地下微整形机构、个人,只看见一夜暴富的契机。他们往往没有任何资质,甚至没有医疗美容的经验,却自称“医生”。他们在社交网络招揽客户,甚至是朋友圈的熟人、好友。他们或开有工作室,或四处出诊为人打针,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逃之夭夭。

  中国市场监管学会会长何昕认为,商事制度改革克服了传统经济管理模式中政府干预过多的弊端,带动整个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还权于企业、还权于市场。同时,推进监管创新、优化服务,强调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实现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统一,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提升。

  “玻尿酸受伤、致残的伤者,基本上是从朋友圈、网络上掌握到她们自认为性价比最高的注射方式。”孙中生告诉南都记者,“杀熟”似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让伤患难于维权。

  此外,政府优化服务更不能忽视小微企业。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银温泉建议,进一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还应突出为小微企业服务。其实,小微企业和市场监管部门联系比较多,要让“小微”们把监管部门当成娘家,既有利于“双创”,也有利于稳定就业。

  “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哥哥给妹妹打针,把眼睛打瞎的,见过妹妹给姐姐注射,让姐姐脑梗,终身瘫痪在床的。更离奇的是,还有人自己上网买,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打,最后打得鼻坏死。”孙中生说,地下玻尿酸注射圈里提供的玻尿酸价格,其实并不比医疗机构的便宜,价格也不是地下玻尿酸流毒泛滥的主要因素。

  目前,在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并非没有价格低廉或者效果优异的玻尿酸产品,1000元至5000元的国外顶级进口品牌均有。在省二医收治的玻尿酸致残、毁容患者中千万富豪都有,但她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微的价格差异。

  微整工作室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

  在广州天河区兴盛路,一栋房价近9万元/平方米的高档住宅楼里,一家微整形工作室曾经藏身于此。刘玫在这里打过美容针。她告诉南都记者,她系通过朋友介绍,在此做玻尿酸隆鼻术。刘玫比罗玲走运,打针未出现意外,让她不满的是“效果不理想”。她投诉了工作室,并通过向媒体拨打热线电话要求曝光。

  南都记者探访这家微整形工作室时,物管人员告知工作室已搬走,这家工作室所在居民楼为住宅,不能作为商用。此前,这家工作室确实招揽过一些女顾客,“我也知道是非法的”。

  上述工作室是一个很典型的非法微整形工作室———
藏身居民楼,没任何医疗条件,注射时可能没有消毒就直接扎针头;租住在出租屋内,招揽熟客;一遇到有风吹草动,就马上搬走。

  这些工作室的营销之道是什么呢?除人际网络的口耳相传,南都记者发现,充分运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的也有很多。“本人专注美容整形五年,现开办广州微整形工作室,欢迎咨询。”在豆瓣小组中有这样的帖子,各种打针前后对比的照片被摆了出来,以宣传效果。在百度贴吧、Q
Q,也有如牛皮藓一样的“小广告”。不过,随着媒体对微整形工作室频繁曝光,许多自称开有工作室的微整形“医师”改成“出诊”,拒绝透露所开工作室的具体地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