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副局长赫峰,对我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

图片 1

法晚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副局长赫峰,对我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

| 0 comments

特别反腐:一位公安分局纪委书记用GPS定位的方式,跟踪另一个区的区委书记,网上举报未果,反而被指控涉嫌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罪。

图片 1

公安分局纪委书记:我是响应中央号召,举报他不需要个人恩怨。

6月26日呼和浩特市(以下简称呼市)人大常委会任命呼格吉勒图冤案一审两名法官胡尔查、宫静为呼和浩特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的消息公开报道后,呼格案的追责问题再次回到舆论视野。今天中午,法晚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副局长赫峰,他表示内蒙古自治区对呼格吉勒图冤案的追责始终没有停止,一直在积极进行当中。期间,他向媒体披露称,409女尸案(即,媒体所称的呼格案)的专案组重要成员冯志明,已经被组织部门免去侦察员和市局党委委员职务。

区委书记:对我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损害了我的政治形象,损害了我的公信力和美誉度,进而损害了国家党政机关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冯志明

我无罪。你们这是偷换概念。失去人身自由近十个月后,原汕头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纪委书记郑绍鑫在法庭上为自己申辩:他只是定位,没有窃听。

法晚记者随后从呼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获悉,冯志明被免去市局党委委员和正处级侦察员的消息属实。

2015年7月21日,汕头市濠江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郑绍鑫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和受贿案。

前呼市公安局副局长、呼格吉勒图冤案真凶赵志红专案组组长赫峰,今天中午接受法晚采访谈及呼格吉勒图冤案追责的问题时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司法机关对呼格案的追责始终没有懈怠,一直积极努力开展认真调查,调查范围涉及公安机关、检察院和两级法院相关的责任人。

根据指控,郑绍鑫曾将通常用来防止私家车被窃的GPS定位设备,私自装到了潮阳区区委书记陈新造的超标套牌车上,以锁定后者出入高档消费场所的情况,尾随拍照并上网举报。

赫峰向法晚记者披露,冯志明已经于今年4月10日被呼和浩特市市委免去其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正处级侦察员职务,并于次日在公安机关传达。赫峰认为,对冯志明的党内免职和处理,说明内蒙古自治区相关部门对呼格案的追责并没有停止,也没有懈怠。

结果,书记没被告倒,郑绍鑫自己栽进去了。

针对社会舆论普遍关心的呼格案追责时限等问题,赫峰认为:追责牵涉的人员众多,调查需要认真细致,相信相关部门比我们更着急,但是大家应该给办案单位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潮阳区区委办公室说,陈新造那次出入的不是高档场所,只花了六百多元,用的也不是公款。陈新造司机称,超标车是因书记配车出故障,由区委办公室临时调配;套牌则是他自己弄来的,书记并不知情,事后还责令他改正。

新华社在回顾呼格吉勒图冤案时报道称: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织厂宿舍旁的女厕内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呼和浩特市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17起案件中包括49女尸案,从而引发媒体和社会对呼格吉勒图案的广泛关注。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此外,更有包括法院院长在内的潮阳区23名官员出具证言,称郑绍鑫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区委、区政府的工作秩序和公信力,甚至令一些投资项目搁浅。

呼和浩特市市委、市政府官网和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公开的冯志明简历显示:冯志明1986年至1988年历任新城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队长;1988年,因其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在审讯室意外触电身亡被免去刑警队队长职务。1992年任呼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1994年10月任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连区委书记都有人敢跟踪拍照,那下面一些干具体业务的干部同志都不知如何是好,都感到人心惶惶,给大家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类似的言语,在证词中屡屡出现。

1996年,领导侦破409女尸案(即媒体所称的呼格吉勒图案)后,包括冯在内多位警官,因迅速破获大案获集体二等功。2011年任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2012年任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1、定位区委书记

新华社2014年12月18日的消息称,2014年12月7日,因涉嫌职务犯罪,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内蒙古自治区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带走接受调查。

同时被起诉的,还有郑绍鑫的司机周厚武,以及提供设备的李宾云。

2014年3月,郑绍鑫通过朋友找到李宾云,拿到了一套GPS定位设备,通过
爱车在线网站调配好。几天后,他自己跑到潮阳区政府大院,将设备装到了陈新造的3.6L排量白色丰田汉兰达汽车下。

此后,他登录网站,就可以查阅到这辆车的大概位置和行驶轨迹。每当发现车辆停到了高档消费场所附近,就驾车去那里盯梢。看到陈新造出来了,就用手机开始拍照录像。

这样的盯梢大概持续了一个月,成功了四次。2014年4月下旬,郑绍鑫觉得自己手上的证据够多了,就交待周厚武和李宾云去将GPS定位设备取了回来。其间该设备一度没电,也是由这两人前去取回并重新安装的。

当年5月初,郑绍鑫整理了陈新造4月19日在陶轩酒家用餐后出来的录像视频,将部分画面截图后拷入一个U盘,并手写了一份文字材料,交给周厚武去打印并上网。

不久,周厚武将上述内容发布到了互联网上。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仍给陈新造带来了很大影响。根据他本人、妻子以及潮阳区多名政府官员的证言,举报内容上网后,陈新造精神压力很大,老紧绷着脸,话也不多饭也吃不下,晚上睡不着,血压突然升高,工作中总

担心被监听。

为此,潮阳区共投入了约40万元来提高安保。包括在区委、区政府办公场所增加了5名保安,升级了机关大院的监控设备,延长录像保存时间,并对围墙加高加固,买新的电动拉闸大门等。

陈新造也到市公安局找领导反映情况,后来查到是郑绍鑫后,整个人都气炸了,一下子老了很多,血压升高,心神不定,坐立不安。

郑绍鑫为何会盯上另一个区的领导?他承认,我和陈新造有私人恩怨,但这不是主要原因,最多算个由头。我是响应中央号召,举报他不需要个人恩怨。

陈新造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则称,他和郑绍鑫根本不认识,更谈不上私怨。

但毫无疑问,两人因GPS定位事件,要闹个你死我活了。

2014年9月30日,郑绍鑫被汕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接受询问时,被害人陈新造称,作为潮阳区委主要负责人,他的公信力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潮阳党委政府的公信力,他的美誉度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潮阳党委政府的美誉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