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市横琴新区、广州市南沙新区、韶关市始兴县,都打电话来说急着要我们找中介把他们手上的房产卖出去

珠海市横琴新区、广州市南沙新区、韶关市始兴县,都打电话来说急着要我们找中介把他们手上的房产卖出去

| 0 comments

“在横琴新区,处级以上干部需要申报房子、车子。”12月20日,广东省珠海市公务员胡女士告诉记者,珠海市横琴新区此项工作已启动半年,珠海市其他区未启动。

“这4套房子尽快给我卖出去,每套不得低于200万元。”近日,江苏省某政府人士在某公开场合的走道里低声地打电话催促着对方说,”快快,就这样定了。”

12月9日,广东省试行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名单诞生:珠海市横琴新区、广州市南沙新区、韶关市始兴县。12月21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叶青、刘玲、张兆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官员财产公示应注重顶层设计,及早出台专门立法。

记者从江苏、广东多个城市的不同渠道了解到,近日,多地出现政府机构人员放盘出售的现象。业内人士表示,这只是”灰色房产”的冰山一角,但官员抛售房产,并不会导致房价的下降。

公示财产主体:可否从“新提拔、新后备”开始

暗地放盘

今年7月以来,横琴新区处级领导干部要申报个人财产,处级以上干部(不包括厅级干部)的家庭财产在内部公示。在韶关市始兴县,官员财产申报也已悄然开展半年多,申报主体为科级领导干部。广州市南沙新区试点尚未全面展开。

江苏省某理财顾问公司物业部经理杨智(化名)近2个月收到了不少贵宾客户的多次来电,”他们都是政府人士,奇怪的是,都打电话来说急着要我们找中介把他们手上的房产卖出去。”杨智对于这种貌似约好的行为表示疑惑。

“珠海市横琴新区领导干部职级相对高些,选择处级以上官员申报是合适的;韶关市始兴县是比较贫困的地方,副科级以上便涵盖了当地主要领导干部,也是合适的。”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

姚立群(化名)近日收到来自苏州市多个中介的放盘短信,称”8套市场难寻单位,户主统一放盘,政府优质资源”。她从其中一家名为常茂中介的负责人口中得知,该8套单位实际上是当地某镇国土资源部门一位领导以及其亲属陆续挂牌转手的房子,对于该领导的姓名,中介不愿意透露。

“基层副处级以上的干部不多,建议其他地方如推行官员财产公示,还是像始兴县一样,向下扩展到科级干部。”曾在2009年呼吁出台“反腐败法”的全国人大代表刘玲告诉记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各单位纪委均要求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填报财产申报登记表,但反腐成效并不明显。

姚立群转述该中介负责人的话称,”房子卖得比较急,但价格也咬得很紧。”该中介负责人向姚立群强调,最近还会有一些类似的二手房挂牌上市,这些二手房货源优质,一般客户很难买到。

据悉,官员财产的“申报、公示、监督、问责”是官员财产公示制度题中应有之义。日前,有学者提出,财产公示可以从“两新”(新提拔、新后备)干部开始。

类似的情况也在广州、中山、佛山等地上演。广州白云区从事与中介相关业务的人士李元聪透露,近日其收到来自一家理财公司的理财顾问的放盘货源,对方要求”一日挂牌三套”,并不愿在价格上退让。至今,该人士已经帮其通过私人途径转手多达6套,还有3套正在挂牌中。后来,他从委托办事的理财顾问处得知,这几套单位同样是来自政府部门人士。

叶青赞成这种“新人新办法”:“刚工作的大学生没有什么财产,还不需要申报;‘动干部’(提拔为科级以上干部)的时候,应要求其进行财产公示,如拒绝公示,可视作弃权。”

在珠三角从事民间借贷业务的人士王煌(化名)从今年3月份至今,陆续接到来自中山、佛山各地公务员的”生意”。王煌表示,与以往主动提供放款不同,他们这次均希望尽快抵押手中的包括土地和房产等资源,尤其是房产,并希望尽快获得贷款。

刘玲不赞同这种观点,她认为,公示主体应为“全体申报人员”。连续7年建议尽快推出中国特色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则认为,“官员的近亲属”也应该纳入申报主体范畴;试点时,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应选择“最容易产生腐败的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的高危岗位”开始,按年增加试点领域或岗位,最后将“所有公务员”全部纳入。

王煌对这类有着”灰色背景”的房产十分警惕,他较以往更详尽地了解到公务员这些需求背后的原因。王煌总结道,这部分公务员或多或少都有参与实体企业投资或其他投资,今年市场不景气,资金偏紧,而且部分官员的确有考虑为转移资产到海外做准备。

公示财产范围:家庭财产“别留死角”

此外,王煌说,有部分公务员也坦诚表示,担忧这批并非通过正常收入途径获得的房产会被查。同时,他们对楼市价格走势顾虑较多,担心从二手市场转手卖出去不仅收益低于预期,以后还不能要回这些物业。而通过抵押,他们不止能套现,以后赎回这些物业的可能性也较大。

12月19日,浙江省慈溪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印发《2012年度慈溪市领导干部廉情公示表》,要求该市全体市管干部和国企负责人公示其家庭财产——房产、车辆、股票、证券期货等。

然而,对这类”生意”,王煌表示并非都能接受。”部分物业关系背景太复杂,一旦在该公务员出事或移民前,过户等手续并未办理完毕,合法权属未能理清,那这笔账就成了坏账。”他补充道。

作为2009年便已开始推行“廉情公示制度”的地区,慈溪的试验一直引人关注。和横琴公示“房子、车子”,始兴县公布部门负责人工资(该县官员财产公示尚未启动,这是传统做法)等情况相比,慈溪要求公示的“家庭财产”内涵更丰富。

难降房价

其实,官员申报“家庭财产”,在各级党政机关早已是通行做法。199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标志着我国初步确立该制度。2001年,中纪委、中组部颁布《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试行)》,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范畴。

对于这些”灰色房产”,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近日的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称,许多官员拥有几十套房子,对市场起着极坏的作用。预计今明两年二手市场将会很火爆,因为官员们开始卖房子了。当房子成为真正的需求,而不是由官员藏起来,这样的话房地产才会恢复到正常的市场。

2010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下称《规定》),充实了申报财产内容——本人收入、劳务所得,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的房产、投资情况、持有的有价证券、股票、期货、基金、投资型保险以及其他金融理财产品,配偶、共同生活子女投资非上市公司、企业和注册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或者合伙企业的情况等。

经济学者王小鲁、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部副主任金柏松,近日均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认为高房价与”灰色收入”关系甚大。

“《规定》中列举的是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重大财产。对字画、古玩,继承的遗产等其他一些财产没有列举。建议在推行官员财产公示时能更进一步,别留死角,将官员的全部财产全面进行公示。”韩德云说。

此前,长期关注该领域的学者王小鲁曾发表调查报告《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称2008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23.2万亿元,比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高出5.4万亿元。王小鲁将这部分统计局”漏掉”的收入称为”灰色收入”,并表示”其中三分之二’灰色收入’集中在10%的城镇最富裕家庭”。

刘玲对《规定》中所列举的申报财产内容表示满意。她认为,如果官员子女已经在其他国家工作生活,就不应再要求其公示财产,如有人怀疑其财产中含有官员转移的资产,可以向纪委、司法机关举报。

金柏松认为,中国人有非常多的”灰色收入”,在计算房价收入比时,如果不计算这一部分,就不实事求是了。这些年房地产市场价格的走高是由非常现实的购买力决定的,而不是一个炒作的概念。”灰色收入”成了抬高房价的重要因素,那么,当”灰色房产”大量入市后,是否会如业界所言”房地产才恢复到正常市场”、”房地产价格这两年肯定会下来”?

“官员配偶、子女等直系亲属的财产均应公示,不应有‘共同生活’的前提限制。”在叶青看来,很多官员子女生活在另一个城市或海外,官员财产便随之转移。如果官员子女在海外,其财产固然需申报,其所在地、职业、大致财产量也需要作进一步详细说明。

事实上,这批”灰色房产”的数量目前仍然面临难以考究的困难。尽管早前各地被曝光拥有数十套房产的落马官员个案比比皆是,然而,记者从包括政府部门、房屋中介机构、理财中介机构等渠道得知,”房爷”、”房婶”等个案如同整批”灰色房产”群体中的九牛一毛。”有部分’灰色房产’躲藏在隐形渠道中,很难查出来。”广东省住建厅人士透露,有公务员的部分”灰色房产”并没有真正过户到他们的头上,或者公务员早已将房屋过户给亲友。他表示,这些背后都是有不少力量的支持,一般难以核查。

“既要申报公示官员投资情况,也要公示其获益情况。”叶青还提出,对官员投资的有价证券市值、分红比例等也要公示。他也坦承,对官员的父母、兄弟姐妹的财产进行公示,目前还很难操作,“但如果将来全国普遍征收房产税、遗产税,便相当于全民都进行财产登记,这个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近日,广东正开展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并在一定范围公示的试点工作。实际上,早前国内有不少地区已制订了类似的计划,并将官员的房产信息纳入公布内容的范围内,但执行效果仍存在问题。据悉,广州番禹的”房叔”蔡彬被相关部门核实到”拥有21套房产,却只申报了两套”,显示出尽管官员已按当地规定向组织申报房产数量,但与纪委查实的数量仍有较大差距的尴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